訂閱

多平台閱讀

微信訂閱

雜志

申請紙刊贈閱

移動應用

生活

2019年11月27日

無底線的娛樂圈,其實就是個讓人身心至死的修羅場。

2016年9月7日訊,北京,電視劇《遇見王瀝川》舉辦粉絲答謝會。圖片來源︰視覺中國

27日凌晨,有網友爆料演員高以翔在錄制節目《追我吧》暈倒搶救,甚至有博主透露情況十分嚴重。

在網友的爆料中,其稱高以翔已經心肺復甦3分多鐘了卻依舊沒有醒過來。隨後接著更新稱高以翔心髒停跳3分鐘,心肺復甦15分鐘,又有心跳了,已經送往醫院。

浙江新聞客戶端經確認,證實高以翔在送往醫院後搶救無效去世。

《追我吧》是浙江衛視推出的夜晚城市實境追跑真人秀,有別于以往競技挑戰模式,《追我吧》把酷炫大型裝置落地在城市CBD中,聲稱在“你追我逃”的硬核競賽氛圍中突破體能極限。

高以翔1984年生,身高195cm,曾連續四年入圍全球百大最帥面孔排行榜,因電視劇《遇見王瀝川》而備受關注。

藝人的寒冬

對于娛樂圈,這個冬天來的特別早。

今年10月,韓國藝人崔雪莉的自殺,掀起了網絡上鋪天蓋地的“雪花論”。崔雪莉死後,韓國網友聯名要求推出旨在反對網絡霸凌的“雪莉法”。然而,就在雪莉離世後一個多月,她的好友具荷拉也傳出身亡的噩耗。

5月,患有抑郁癥的具荷拉曾被曝出自殺未遂,但在此前緬懷雪莉的一場直播中,具荷拉還泣不成聲地表示,自己要替雪莉好好活下去。然而,她終究食言了。

在韓國,藝人被列為高危職業。惡劣的生存環境使得韓國藝人精神狀況堪憂,經紀公司甚至安排專門的精神科專家系統管理。

據韓國統計廳發布的一份“2018年死亡原因統計”顯示,去年韓國有1.367萬人自殺,同比增加9.7%。

2005年至今 韓國演藝界人士自殺超30名。

無底線的綜藝節目

高以翔被爆料出事之後,有粉絲直指體能類綜藝節目會讓明星面臨健康風險。有網友評論稱可能是“過勞引起的急性心衰”。

為了博眼球而“放手一搏”的綜藝節目遍地開花。

陣痛、宮縮、剖腹、分娩,女人生孩子的過程被全程記錄……近日,國內首檔大型觀察類真人秀《來吧孩子》一開播就引起廣泛爭議。盡管節目制作方打出了“傳遞愛的正能量”“為生命加油”等旗號,但“展現血腥”“販賣隱私”的質疑聲不斷。

去年,《奇葩大會》邀請了一名“大V”科學家種太陽。他說,在他13歲的時候,他和自己的一個男同學,差點就強奸了一位和他們倆都關系很好的女同學。這個包裹著“幡然醒悟”“浪子回頭”的感人故事,其實就是一個潛在罪犯的自我洗白。在節目中用這樣的案例來賺取收視率,實在無良。

消費隱私已成為“收視利器”。廣東衛視《美麗新約》節目為14名女性免費提供價值百萬元的整容手術,並將手術過程展現在觀眾面前,引發大量爭議。

2016年12月,有網友爆料稱《美女與極品》下架,節目以整人為樂、審丑為榮,被指奇葩、無下限。

曾經有一檔綜藝節目《黃金單身漢》引起廣泛熱議。節目中唯一的男明星將面對25位女生,他們將共同經歷數次約會。每次約會後,男主將作出選擇——留下誰,放棄誰,最終男主將找到唯一的“真愛”。這部“後宮選妃”式的真人秀讓網友們大呼“無下限”“毀三觀”。

尼爾?波茲曼寫過著名的《娛樂至死》,表達了一個很簡單的道理︰電視的一般表達方式是娛樂。一切公眾話語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,並成為一種文化精神。一切文化內容都心甘情願地成為娛樂的附庸,而且毫無怨言,甚至無聲無息,“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”。

無底線的娛樂圈,其實就是個讓人身心至死的修羅場。

?

我來點評

  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︰

500強情報中心

財富專欄